亚博网站登录首页|应用APP软件

谁陪沙尔克降级?美因茨对手最强赫塔赛程最可怕

德甲赛程进入“3”字头,沙尔克04在周二晚客场0比1负于升班马比勒费尔德之后,众望所归地成为第一支确定降级的球队。堂堂7届德国冠军(全部都是德甲成立前所获得)与7届德甲亚军,继1981、1983和1988年之后,第4次降入德乙。正如3年前汉堡的历史性降级,沙尔克降级也是中国球迷的“活久见”时刻。

不过沙尔克所留下的“鲁尔区名额”,应该很快就会由邻居波鸿领走。波鸿周三晚在主力门将里曼开场后就手掌骨折被迫退下火线名海登海姆,已领先目前的第3名汉堡(因赛程调整而少赛2场)10分之多,时隔11年后重返德甲进入倒计时。德甲不能没有鲁尔区德比?确实不会没有,不用担心。

那么,哪队会陪沙尔克一同降级?原本这个答案大概率会在美因茨05、比勒费尔德、科隆和柏林赫塔这4队中间产生,但如今出现了重大变数:在周三晚主场0比1负于美因茨之后,上赛季通过附加赛才惊险保级的云达不来梅遭遇6连败,仍然只积30分,积分被美因茨(31分)超越,也被比勒费尔德追平,排名跌至第14了。

不来梅这场比赛输得有点冤,因为他们一度在第44分钟扳平了1比1,但VAR介入后,主裁判改判进球无效。当时奥古斯丁松开出右侧角球,菲尔克鲁格头球攻门,岑特纳接球时被默瓦尔德伸脚捅走,巴雷罗小禁区内转身解围踢中萨金特反弹入网。慢镜头显示,岑特纳双手尚未完全接稳皮球,但主裁判马尔科弗里茨查看录像后,还是认定默瓦尔德侵犯门将在先,气得不来梅主帅科费尔特立即摔了水瓶。

就连前国际级裁判金赫费尔也指出,不来梅这个进球被吹掉,美因茨“非常非常走运”,“守门员是在(默瓦尔德)射门后才去抱球,因此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合规的进球。”就连美因茨主帅博斯文松也承认,不来梅的不满“可以理解”。但当事人岑特纳指出,他确实是遭到了默瓦尔德侵犯,“你们在画面里看不到的是,他在踢球之前踢到了我的右手。”

最让不来梅不满的地方其实并不在于弗里茨看完录像之后取消进球,而在于VAR的介入。足球总经理弗朗克鲍曼指出:“这并不是明显的误判。”科费尔特则表示:“我一直都坚持(VAR)应该尽可能少地介入。我还是那个观点:尽可能让裁判成为场上的老大——不幸的是,现在他们不再是那样了。”

不来梅6连败的同时,冬歇期前与沙尔克一样积分只有个位数的美因茨在最近7轮豪取4胜2平(上轮主场对柏林赫塔延期),排名一下子从第17跃居至第13。直接将沙尔克踢到德乙的比勒费尔德,则是同期另一支状态出色的保级队。自从弗朗克克拉默取代带队升级的乌韦诺伊豪斯以来,比勒费尔德8场拿下3胜3平2负,其中近4轮2胜2平,本赛季首次主场连胜。

于是,比勒费尔德的排名从换帅之前的第16微升了1位,看似变化很小,其实形势已截然不同。因为在换帅之前,比勒费尔德落后科隆3分,如今却反领先对手足足4分。科隆尽管在周二晚主场2比1爆冷击败了莱比锡RB,但此前已足足9轮不胜,形势急转直下,一路下滑至倒数第2。拿到这个止血的3分之后,科隆积分追平了赫塔,但依旧是保级集团中形势最被动的。

不过比较剩余赛程,美因茨是保级集团当中对手实力最强的,除了赫塔这个保级对手,其他4队均排在积分榜前5,包括本周六主场对拜仁。众所周知,拜仁只要本场获胜,即可提前实现9连冠。

剩余赛程(还剩5场):第31轮主场对拜仁慕尼黑(4月24日)、第29轮补赛主场对柏林赫塔(5月3日)、第32轮客场对法兰克福(5月9日)、第33轮主场对多特蒙德(5月15日)、第34轮客场对沃尔夫斯堡(5月22日)

剩余赛程(还剩4场+1场德国杯):第31轮客场对柏林联盟(4月24日)、*德国杯半决赛主场对莱比锡RB(4月30日)、第32轮主场对勒沃库森(5月8日)、第33轮客场对奥格斯堡(5月15日)、第34轮主场对门兴格拉德巴赫(5月22日)

剩余赛程(还剩4场):第31轮客场对门兴格拉德巴赫(4月25日)、第32轮客场对柏林赫塔(5月9日)、第33轮主场对霍芬海姆(5月15日)、第34轮客场对斯图加特(5月22日)

剩余赛程(还剩6场):第29轮补赛客场对美因茨05(5月3日)、第30轮补赛主场对弗赖堡(5月6日)、第32轮主场对比勒费尔德(5月9日)、第31轮补赛客场对沙尔克04(5月12日)、第33轮主场对科隆(5月15日)、第34轮客场对霍芬海姆(5月22日)

剩余赛程(还剩4场):第31轮客场对奥格斯堡(4月23日)、第32轮主场对弗赖堡(5月9日)、第33轮客场对柏林赫塔(5月15日)、第34轮主场对沙尔克04(5月22日)

眼看几个竞争对手激战正酣,赫塔却因在第29轮之前出现了4例新冠阳性(主帅达尔道伊、助教哈姆扎吉奇、比利时前锋吕克巴基奥和左后卫普拉滕哈特),而不得不立即全队居家隔离14天,要等到4月30日才能恢复训练。于是,他们第29到第31轮的3场比赛被迫延期。

赫塔的全队隔离,成为了德甲保级战的一个重大变数。无疑,保级集团中理论实力最强的赫塔,也一下子变成形势最凶险的球队。赫塔这波疫情,源于挪威国门亚尔斯坦3月国际比赛周期间在国家队中招。亚尔斯坦出现了严重症状,赛季已提前报销。亚尔斯坦阳性之后,赫塔就立即升级了队内的防疫措施,但最终还是无法避免全队隔离的命运。

由于赫塔结束隔离后还需要几天时间来恢复训练,因此他们要等到5月3日才开始补赛。加上德甲最后2轮(5月15日、22日)要所有场次同时开球以确保公平,赫塔要在第33轮之前就完成3轮补赛。今天德国职业联盟(DFL)把3场补赛的时间确定了:5月3日(周一)补第29轮客场对美因茨,5月6日(周四)补第30轮主场对弗赖堡,而原定于5月7日(周五)主场对比勒费尔德的第32轮因此延后到5月9日(周日),5月12日(周三)补第31轮客场对沙尔克。换言之,从5月3日到15日这短短13天内,赫塔要完成5场比赛!

假如不幸以倒数第3结束赛季,赫塔还要在5月26与29日打两回合附加赛,即27天内8赛!结束隔离的时候,赫塔有可能已跌至积分榜倒数第2。而且最后这6轮联赛,赫塔先后要与美因茨、比勒费尔德和科隆这3个直接保级对手交锋,抢分压力可想而知。

事实上,赫塔“不是一个人”。德乙的荷尔斯泰因基尔(先后2次)、雷根斯堡、卡尔斯鲁厄和桑德豪森等队近期也因全队隔离导致多场比赛被迫延期,对升级战产生了极大影响,其中基尔已少赛4场之多,排名也一路下滑至第6,排名第3的汉堡受对手拖累也少赛了2场。

为了避免5月再出岔子,DFL今天去信36家德甲德乙俱乐部,要求各队分两阶段隔离,以顺利结束本赛季。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angqiubanjia.net/,多特蒙德第一阶段始于5月3日,各队相关人员只能在各自家里、训练场以及比赛球场活动(即“一定程度隔离”),跟上赛季德甲复赛之后的最后阶段要求相同。从5月12日起,措施升级为“隔离集训”,以确保最后2轮联赛按计划完成。其实DFL一早就打算以“隔离集训”的方式,让各队完成第29到31轮的比赛,但最终放弃了计划。如今DFL补充说明,他们还保留从5月3日就直接进入“隔离集训”状态的权利。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